开启辅助访问

袁飞seo自媒体

搜索
袁飞seo自媒体 长沙SEO 奇闻趣事seo 查看内容

怀化通道固守唐宋古音至今 当地口音已成濒危方言_duiruan

2017-5-17 21:5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6| 评论: 0|来自: 潇湘晨报

摘要: 原标题:湘音 濒危方言 本地话、平话、酸汤话你的家乡有濒危方言吗?0有0没有通道方言岛固守唐宋古音至今没有了方言,乡愁该何处安放?潇湘晨报4月30日讯 湖南马蹄形省域外缘多山阻隔,晚于邻省开发的历史也保留下众 ...

原标题:湘音 濒危方言 本地话、平话、酸汤话

你的家乡有濒危方言吗?

0
0
没有

怀化通道固守唐宋古音至今 当地口音已成濒危方言

通道方言岛固守唐宋古音至今

没有了方言,乡愁该何处安放?

潇湘晨报4月30日讯 湖南马蹄形省域外缘多山阻隔,晚于邻省开发的历史也保留下众多形色口音。这是2015年国家启动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以下简称“语保工程”),湖南有80个规划调查点的部分原因(湖南是参与调查的34个省市地区中,方言调查点最多的地方)。

此外“湖南有一支调查语言的湘军”,熟稔湘西乡话、湘南土话的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语言学教授胡萍自豪地说。上述两种方言是皆已濒危,亦是此次语保工程重要的调查收录对象。

作为立足于湘土文化的传播者,《湖湘地理》也深感参与本土乡音调查整理与传播而定重任。相较于浓烈或不可识别的口音,诸如湘西南的本地话、平话、酸汤话这些难懂的濒危方言是怎么保存至今?这些操持着古风古韵语音的少数人,处于一种怎样的坚持而在数世纪的民族迁徙中,带着自己的口音固守至今?

经历数个世纪之久的口音坚守

在通道县侗族自治州菁芜洲镇小江村临河的干栏式建筑内,通道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喉路歌传承人、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发音人陆飘,谈起自己的民族身份,72岁的他依然有向当地民宗局申请调查确认“本地人”民族身份的冲动。

这位菁芜洲地界上有名的山歌王,曾在木脚、下乡组织的歌会上斗歌三天三夜不下场的老村支书,自1982年以来连同同乡陆续6次向省、市民委申请调查通道境内包括菁芜洲、临口、下乡等乡镇的“本地人”民族身份问题。他们认为自己既不是当地分布广泛的侗族人,也不是汉族人,他们在翻阅族谱后把自己定义为“夷人”。

让他们与周围的汉人或侗族自然区分开来的,是他们独特的口音。他们内部以“本地话”交流,而对外则讲汉话。说这种“本地话”的人主要聚居在通道县境以北的菁芜洲、临口、下乡、木脚、马龙等乡镇。《绥宁县志》记载这一区域曾是绥宁明、清两朝的侗族主要聚居区,称为“罗岩、石骚、芙蓉、扶城”四峒。本地人的生活区是四峒之一(峒指山间的平地)。

翻阅陆氏族谱可知,陆氏一族原是从江西迁来的。其始祖清一公,在江西世居,祖籍在江西吉安泰和县,后因突遭兵火,清一公率领九姓人民,迁徙至湖南靖州贯堡渡,后移居飞山。又因“贼寇马乱,枕席未安”,于公元949年移居江口太阳坪。

菁芜洲的陆姓老年人把菁芜洲话作为“本地话”的标准口音。不过现在操持这一奇特口音的已不止陆氏一族。喉路歌的传承人,菁芜洲镇人邱香爱认为其邱氏亦是跟着陆氏一族迁徙而来。其祖上曾是陆家的异姓兄弟,一起逃难至此。此外,另有杨、黄、王、莫、蒋、吴、龙、曹等姓说“本地话”,可能为陆氏族谱记载的“九姓人民”。

经过数世纪的通婚与当地侗族的融合后,陆氏后人的口音逐渐向侗音接近。《通道县志》认为“本地话既不同于汉语方言,也与侗语主体方言有较大的差别”。经湖南大学方言专家彭建国等研究认为,“本地话”仍是一种汉语方言,但掺杂了不少侗语的底层成分,兼之受到周围西南官话的影响,虽是一种汉语方言,但操持这一特殊口音的本地人在汉侗苗杂居的通道北部形成了一个汉语独特的方言岛。

这个讲“本地话”的族群被四周讲侗苗语的少数民族与讲西南官话的汉族团团包围。经历数个世纪之久,依然在口音与族群固执中得保存着自己鲜活的底色。

怀化通道固守唐宋古音至今 当地口音已成濒危方言

即使是“本地话”,也分了四种

虽然世居数代,并形成自己独特的口音,但当地的侗族人依然习惯性称他们为“客地”。北边讲官话的汉人也对菁芜洲、下乡、临口等地的“本地人”有偏见,习惯上称他们为“四里苗”,又称他们讲的话是“四里话”。

即使是“本地话”,也分菁芜洲话、杏五话、太中话、下乡话。且前三种互通无碍,而下乡话属于本地话中最难懂的一部分,在“本地人”看来,也是僻乡蛮语,无法交流。

已故本地人杨锡曾详细地记录了侗族人对他们民族身份的疑惑:“讲到中团、驾马、下乡、临口的客地,他们不是汉人,他们不是侗人。身上穿的衣服不同,讲的话也不同。说他们是汉人,他们又捆白帕穿黑衣,说他们是侗人,他们又没有琵琶芦笙。男男女女,头上都捆白帕。他们一来抬故事,二来敬太公,早吹号夜吹角,只听铜锣多热闹”。

从陆飘收集的拍摄于上世纪80年代的衣着照片看,本地人的服饰确实与广泛生存在三省坡区域的侗族人不同。尤其体现在少女或妇人的着装打扮上。

从那些略带胶粒感的黑白照片上可以看见保存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的,本地人妇女数世纪以前的历史风貌。她们穿着长裙似的大衣,包裹着全身,在袖口或裙边绣有白花。这是老年妇女的标志。年轻的少女则穿蓝色对襟短外套,下蹬蓝色长裤。在腹前围着一个绣花的围裙,围裙的腰系由银链绞合。胸前的第二个纽扣上系挂着一条银的“牙签链”,一般是祖母传给出阁的少女或婆家赠给儿媳的礼物。

这条牙签链很有实用功能。不仅坠在胸前有装饰作用,其尾端系挂着银的勺子等实用物件。邱香爱解释说,这条围裙只有家里来客时才穿,一者显示待客尊重,二者系在胸前的银勺可以随时为客人撵取茶叶或泡茶用的芝麻豆粒,很是方便。

4月17日,在通道县皇都侗寨举行的一年一度的大戊梁歌会上,来自湘桂黔边界的苗、侗少数族群中,由菁芜洲镇小江、地会两个自然团寨组成的本地人喉路歌小组,从服饰上一眼就可辨出其与其他少数民族的不同。

虽然从口音到服饰上都独树一帜,但早在1982-1990年,民族识别部门曾多次派人到通道调查后认为:“本地人”未具备成为单一民族的条件,而且上世纪50年代以来,通道“本地人”己改定为侗族的有2万多人。1991年经讨论决定,通道的“本地人”认定为侗族。

但“本地人”的口音,作为少数民族持有的一种汉语方言,被彭建国等人注意到后,又使这一聚居在湘黔桂边界的“本地人”受到新的关注。

像濒危物种一样濒危方言也需要保护

在湖南,通道本地话并不是一个孤独的个案。

本次方言调查旅程途经的绥宁、会同也存在着一种平话与酸汤话,皆是少数民族操持的一种汉语方言。得益于数世纪前的移民,造成这种移民的意志或来自朝廷军垦,或出自战乱的避难,或是贬谪或经商往来而久的定居。

总之,在掺杂着苗侗汉数代人的通婚融合与语言的交流后,由于地理的偏狭与族群保守,一种脱胎于当地风土人情的汉语方言被不自觉地创造出来。如流行于绥宁关峡苗族乡的一种平话,掺杂着唐宋时期的古音,说明早在数世纪前的帝国南拓时期即与苗侗之民相接触,反而是明清时期后来的汉人不识得古音。

由于前后移民的叠加,加之区域通婚外部语言的嫁入,有些村寨可能出现十几户人就有好几种口音的情况。这些古汉语又披上了湘西南巫水、渠水、清水江流域神秘的苗侗色彩,像藏身在丛林中躲过第四纪冰川的孑遗物种,让人难以猜透它们的身世。不过在语言学家眼里,它们久远的年轮与回荡的碎语,是一段被时间掩盖的历史。

随着普通话的推广与年轻人的背井离乡,操持这些方言的人群越来越少,多数已至濒危程度。

4月初,国家首批拟出版的50部濒危方言志,湖南占有4部,分别为《宁远平话方言志》《通道平话方言志》《泸溪乡话方言志》和《道县土话方言志》。

根据2017年国家语保工程的进一步实施,接下来,有关湖南濒危方言的整理与抢救性挖掘才刚刚开始。濒危方言也应该像濒危的物种一样需要保护。

(潇湘晨报 记者 钱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   

Powered by 长沙网站优化 X3.2 © 2001-2013 长沙seo

GMT+8, 2017-9-25 19:46 , Processed in 0.125000 second(s), 28 queries 长沙seo顾问长沙夜场招聘南昌夜场招聘叉车培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