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袁飞seo自媒体

搜索
袁飞seo自媒体 长沙SEO 热点新闻 查看内容

衡阳耒阳的“古城墙”30年前还在 如今已不见踪迹-赛尔号布里克超进化

2017-7-27 17:2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8| 评论: 0|来自: 耒阳乡土

摘要: 原标题:古城已成绝唱:耒阳的“古城墙”30年前还在,如今已不见踪迹!近些年,世人莫不感叹:耒城长大了,长高了。二十余年前,城很小,七八平方公里,七八万人,如今成了“双五十”,面积五十平方公里,人口五十余 ...

原标题:古城已成绝唱:耒阳的“古城墙”30年前还在,如今已不见踪迹!

近些年,世人莫不感叹:耒城长大了,长高了。二十余年前,城很小,七八平方公里,七八万人,如今成了“双五十”,面积五十平方公里,人口五十余万。漫步繁华的街巷,有谁还会记得昔日的古城?又有几人能记住它的风华与模样?

一座古城,即使消失,总会留下痕迹。穿南正街,走北正街,过马家巷,到群英路,次第闪现的城垣宅第、市集长街、酒旗客栈、商舸渔舟,牌楼,八角亭,四眼井,蔡侯池,这些你我生疏的名词,便藏着古城的密码。翻开清光绪年间县志,一张耒阳县城图,赫然入目。古城墙的轮廓,跃然纸上,字迹有些模糊,但街巷清晰可见。蝌蚪样的繁体字,深藏着两千多年的沧桑。那些青砖黑瓦,那些石柱木门,那些雕花屋檐,大多不见。只有县志,记住了它的变迁:“旧治城置骜山口。名耒阴。即今大陂市。汉建武中自骜山口迁徙今治之西门。今西门城基。其故址也。旧志载有金洲城。在县北八十里。失考。今治之城因元遭兵焚倾圮。明正德六年。匪寇县。劫杀数百人。邑令王睿上议复建土城。内外以砖石叠砌。高一丈七尺。周围五百五十丈。厚一丈二尺。开门五。东环秀。南振武。西迎恩。北兴文。东南通津。俗呼金牛门。郡守许宗道书额。兴文门在县署后。”

耒阳古代疆域,历经多次调整,带动县城的迁徙。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推行郡县制,湖南境内有五县,耒县居其一。当时,耒阳疆域广阔,北至两界碑山,南止马头岭,东临罗霄山脉,西接宝庆。县城在县北八十里的金洲,具体地点失考。我推断,应在马水乡境内。西汉五年(前202年),设桂阳郡于耒阳,郡县同城。县城治所在,位于耒水东、淝江南,具体地点失考。地理学家郦道元曾到耒阳考察,其《水经注》载:“耒阳旧县也,盖因水以制名,王莽更名南平亭。东傍耒水,水东淝南,有郡故城。县有溪水,东出侯计山,其水清澈,冬温夏冷,西流谓之淝川”。《明统志》首页,刊印有耒阳县区域图,当时设有淝江乡。所谓“水东淝南”,应在淝江乡境内,今天的夏塘、南阳一带。东汉建武中,桂阳郡治迁徙耒阳县治西,城池基本是土建。南北朝刘宋盛弘之《荆州记》载:“耒阳郡城在耒阳县治西。今之西门城址。”西门城址,就在四眼井对面,云森商业城到公安局的范围。东汉末年,桂阳郡治迁郴州,保留县城。三国时期,吴国孙亮太平二年(257年),耒阳分为四个县,以舂陵江为界,河西为新宁、新平两县(今常宁县),河东为耒阳县。又析耒水以西、舂陵水以东之地,置犁阳县。西晋武帝太康年间(280-289年),犁阳县改名利阳县。东晋孝武帝太元二十年(395年),废利阳县,其境并入耒阳。南北朝,由于县城遭受特大洪灾,沿河房屋多被淹没,便在梁元帝时(522-555年),把县城迁徙到骜山口。隋文帝开皇九年(589年),耒阳改为耒阴县,县治仍在大陂市。唐朝武德四年(621年),耒阴县复名耒阳县,县城迁回汉朝原址,从此固定下来,延续至今。

宋代,耒阳改名来阳县。全县设七乡:东乡为马水、骜山、平陵、大义四个乡,西乡为兴业、云峰、义兴三个乡,乡下设里。耒阳人素有修路架桥的优良传统,宋代耒阳交通发达。水路,有耒水、淝江,几十个渡口,其中县城边的口岸最繁忙,往来船只众多。陆路,开通了五条驿道,通往周边州县。东面一条,通安仁界,长八十里;南面一条,通永兴界,长五十里;西面一条,通常宁界,长六十里;北面一条,通清泉县(今衡南县),长五十里;西南一条,通桂阳界,长七十里。古代驿道,相当于今天的省道,路宽且平,能跑马,通马车,过四人大轿。马路的称谓由此而来。驿道每十里设立一个铺,称为驿站。

交通发达,带来经济的活跃,人口的激增。元代,耒阳人丁兴旺,有十多万人,升格为州。州府所在地设县城,城内居民两万余人。全县设三十八个都,都管图。同时,兼管清泉县。耒阳战略位置重要,历来兵家必争,在元朝初期的征战中,土建的耒阳县城,在兵火中被毁掉。明朝初期,因战乱人口剧减,重新降为县。明朝正德六年(1511年),重建城池,内外采用火砖、杂石砌成,中间填土。城墙、城廓为一体,高一丈七尺,厚一丈二尺,周长五百五十丈。宛若围园,将县城圈起来。南北有护城河,东面因靠近耒水,没有护城河。城墙上,留了五条门,东门环秀,在今八角亭下三十丈处;南门振武,在今南门口处;西门迎思,在今四眼井处;北门兴文,在今化龙居委会左侧。东南门通津,又称金牛门、湧金门,在八角亭上三十余丈处。城墙上有凹凸垛口430个,城区面积19890平方丈。城内只有一条十字街,交叉点在现在的五一广场,主街是南正街、北正街,宽三丈。西街正对四眼井,宽不到两丈。东街偏北,不对西街,更加窄小。城内有小巷十多条,都是西东、东西走向。街道、巷子都用青石板铺垫。街旁为两层的骑楼。多为青砖土屋,木梁瓦顶。古县衙在西东面,今天公安局武装部交接处。史料记载县衙有三栋,第一栋为正堂,第二栋为串堂,第三栋为后堂。南外街过去是贫民窟,叫花子多,故耒阳有句俗语:“南门顶上难回叫花子。”同时,以县城为起点,开通了通往四乡的几条高等级青石板路。

明朝的耒城,天灾人祸不断。正德十一年(1516年),湘粤边境瑶汉农民起义,四路出击,攻克州县。起义军首领龚福全,瑶族人,率众攻入耒阳,占领了县城,城内很多建筑遭破坏。嘉靖十五年(1536年)八月,耒城遭重大火灾,烧毁民房450间,城楼并毁。崇祯十年(1637年),湖南临武、蓝山农民郭子奴,响应张献忠起义军,率矿工起义。他们乘舟北进,船经耒城东门。知县李国祯,为防止县城遭毁、民众受害,紧急募兵阻击,迫使矿工弃舟登陆去衡阳。这年四月,地理学家徐霞客游历耒阳。他乘船顺耒水而下,参观了上堡、张良洞之后,黄昏到达县城。他从南门进城,在街上走了一番。经过县衙,但见店铺冷落、市面萧条,一副很不景气的样子。落日余晖下,古县城显得寂寥荒凉。徐霞客在《楚游日记》中写道:“耒阳虽有城,而居市荒寂, 衙廨颓陋,由南门入,经县前,至东门登城,落日荒城,无墈极目。” 也许是忍受不了县城的荒寂,当晚,徐霞客没住旅店,在船舱里住了一宿。次日一早,就赶往新市街了。

到了清初,经过战乱,县城愈发颓败,城内居民,不足万人。顺治元年(1644年),明宗室、荆州辽王朱严希募矿工万余人,据守郴州,其中一部攻入耒阳。两年后,也就是1646年9月,李自成部将郝永忠率义军攻占耒阳。又两年,1648年9月,明宗室、原任衡州司马朱文征统兵攻入耒阳,知县崔灿率兵抵抗,全军覆没,崔灿战死,县城受损严重。顺治九年(1652年),李定国率大西军余部,驻守衡阳。清军大帅尼堪(即清廷和硕敬谨亲王)率十万重兵围剿,惨遭失败,尼堪被斩首,震动全国。清兵逃窜到耒阳境内,肆行掠夺,群众深受其害。后来,吴三桂在衡州称帝,派马宝、王会等盘踞耒阳,肆行抢劫。此时的耒阳,连年大旱,全县田土荒芜过半,民食蕨根野草度日。

康熙年间,平定三藩之乱,大力整顿吏治,放宽垦荒地的免税年限,推行“滋生人丁,永不加赋”政策,发展工商业,社会走向安定,经济得到发展,开启了长达115年的“康乾盛世”。耒阳人口繁衍加快,短短百年,增加到40万人,县城居民近5万。县城战略地位提升,起初守军只设驻城把总1员,额兵40名。后又添千总1名,兵丁达到80名。教育业兴起,在原有杜陵书院、白石书院的基础上,先后兴建了青麓书院、紫云书院、义兴书院、淝江书院、仰高书院,还有九处社学。商业繁荣,东门外的耒水河,千帆竞渡,百舸争流,乌篷船摇晃着夕阳。河岸,桃红柳绿,渔歌唱晚。城墙内外,一派悠闲的市井生活。坐轿的前呼后拥,骑马的左顾右盼,推车的行色匆匆,应试的书童引路,耕田的牵牛下田。大街小巷,店铺林立,百货铺,米酒铺,豆腐店,绸缎庄,中药店,旅店,应有尽有。每天五更,住在城墙上的老更夫,敲响梆锣,“啵——啵啵——嘭嘭嘭!”顿时,鸡鸣声,小贩的吆喝声,街坊的招呼声,朗朗读书声,豆腐店漂亮老板娘的笑声,不绝于耳,一天的热闹,就在黎明中开始了。

当时,耒阳有八景之说。哪八处美景?马阜晴岚、麓歧晚障、西湖荷花、易口渔家、杜陵烟雨、蔡池月夜、花洲春涨、耒江夕照。有首《耒阳八景》的古诗:“杜陵烟雨暗蒙蒙,易口渔翁乐融融。紫气腾腾马阜岭,白云霭霭鹿歧峰。东洲桃李争春色,西湖荷花映水红。更有蔡池双月美,夕阳斜照耒江东。”此诗出自光绪版的《耒阳县志》,未署作者姓名,形象地描绘了耒城的八大景点,脍炙人口。有研究者认为,是留日学者李楚渔所作。李楚渔生于1882年,《耒阳县志》1885年问世,他才三岁,能创作如此复杂的“八景诗”,岂不是下天下第一神童了?笔者认为,此八景诗,很可能是张应星所写,或者是以张应星为首的旧《耒阳县志》编纂先贤们的集体结晶。

道光二十四年(1844),监生阳大鹏举兵造反,攻占县城。其后,耒阳社会动乱,灾祸不断。到民国初期,军阀混战,耒阳县城,愈发萧条。湘籍经学大师王闿运,曾有副对联:“民犹是也,国犹是也,无分南北;总而言之,统而言之,不是东西”,讽刺辛亥革命之后国家政局和社会乱象。在军阀混战时期,流传在耒阳的一副对联,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一县两衙分南北,千方百计要东西”。说的是1918年5月,南北军阀对峙耒阳,吴佩孚、程潜亲临耒阳督战,最后达成协议:北军在县城设立县署,南军在上堡街设立县署,实行南北分治。直到1920年5月26日,北军撤退到廖田墟,两年多的“一县两署”才结束。

1928年的湘南起义之后,耒阳县政府将城墙拆除,追捕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城乡陷入白色恐怖之中。抗日战争时期,国共实现合作。省政府迁移到耒阳,随之带来大批机关、企业、学校、军队。达官贵人、军警宪特,充斥县城。北至青龙塔,南至小水铺,东至孔明碑,西到三架桥,民居、祠堂、庙宇、公房,都住满机关部队。那几年,作为临时省会的耒阳,街头车水马龙,冠盖云集,人声鼎沸,纸醉金迷,从未有过这般繁华热闹。1938年,县城西门赵公殿设立汽车站,先后开通耒阳到衡阳、耒阳到茶陵的班车,一天一趟。耒阳到灶市的客车也开通,每天往返两台车。

1949年10月,耒城解放,掀开了新的历史篇章。建国初期,耒阳县疆域有过四次盈亏,都是与安仁、衡南边界村落的划出划进,但县城建设步伐加快,城市面积和城区人口增多。到1986年,市区人口突破20万,经国务院批准,耒阳撤县建市,真正成了“城市”。城内的许多古建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高楼大厦。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现在的群英路还保存一段古城墙,四眼井、马家巷一带,还能见到明清时期的民居。现在,连一块青砖都找不到了。

耒水长流,不舍昼夜。耒阳古城,已成遥远的绝唱。孤独的八角亭,宛如垂暮之年的老人,依稀记得那古老的城墙,那青石板的街道,那悠长的小巷。千百年来的悲喜哀乐故事,只能在历史典籍中找寻了。

(耒阳乡土 朱文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   

Powered by 长沙网站优化 X3.2 © 2001-2013 长沙seo

GMT+8, 2017-8-17 16:06 , Processed in 0.203125 second(s), 26 queries 长沙seo顾问勒索病毒补丁南昌夜场招聘叉车培训.

返回顶部